法律研究

专业立本 追求极致

法律研究

知识产权刑附民典型案例汇编

2023年,全国检察机关不断深化知识产权检察综合履职,在加大力度打击犯罪的同时,积极探索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年度报告(2023)》指出:“2023年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审查起诉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30684人,同比上升52%;办理知识产权公益诉讼案件873件”。检察机关持续推进知识产权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检察综合履职,加强了知识产权综合司法保护,“检察护企”行动切实护航企业高质量发展。


本文整理了11例全国各地司法机关发布的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典型案例及资讯,希望能为知识产权权利人尝试刑附民维权新模式,提升综合保护质效,提供一定的参考。

(图源pixabay.com)


一、北京市海淀区-邱某某等8人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

【案例来源】2023年度北京市检察机关知识产权保护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2020年至2023年间,邱某某未经权利人某科技公司许可,从梁某、王某某处购进非法制造的带有知名注册商标的吊牌、水洗标、拉链头等配件后,委托他人代为组装加工成带有假冒注册商标的背包,向蓝某某、陈某某等5人销售,涉案金额人民币53万元。后蓝某某、陈某某等5人于2023年3月至5月间,通过在多家电商平台注册的十余家网店,分别以“网店销售”“直播带货”等方式对外销售,涉案金额人民币77万余元。

【诉讼经过】

2023年11月10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邱某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以蓝某某、陈某某等5人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以梁某犯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以王某某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提起公诉。2023年11月23日,权利人某科技公司因未退赔的蓝某某等3人未经该公司许可,大量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背包产品,侵犯该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2023年12月20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蓝某某等3人赔偿某科技公司经济损失。2023年12月2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邱某某等8人分别犯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至八个月不等,部分被告人适用缓刑,并处相应罚金。8名被告人均认罪认罚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典型意义】

(一)大数据赋能法律监督,精准实现全链条打击

检察机关运用“销假销劣类投诉涉刑线索未移送大数据法律监督模型”,从海量数据中筛查出刑事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深度融合侦查思维和大数据思维,提炼网络售假犯罪行为所映射出的网络售假“人货分离”“代发货”等特征,加强对涉案数据集的研判分析,介入引导侦查取证工作,精准实现直播销售、仓储物流、加工生产、商标标识印刷制作的全链条打击,有效破解链条化知识产权犯罪惩治难题。

(二)深化知识产权检察综合履职,最大限度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

检察机关及时告知注册商标权利人相关情况,充分听取权利人意见建议,通过听取诉讼代理人意见等方式,便利权利人针对未退赔的被告人提起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刑事民事双重追责。深入推进知识产权案件反向行刑衔接工作,对2名主播及直播运营人员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后,通过制发检察意见的方式反向移送行政处罚,形成知识产权“刑事打击—民事赔偿—行政处罚”立体保护格局。

(三)聚焦直播电商行业能动履职,开展溯源治理和系统治理

检察机关以个案办理为切入点,聚焦网络销售和直播电商行业,向平台方、权利人双向制发社会治理类检察建议,助推电商平台完善网店商标使用授权审核、消费者假冒伪劣投诉处置等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助力权利人优化商标使用、授权管理体系,增强品牌保护意识。


二、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张某帆等十五人假冒注册商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

【案例来源】2023年度广东检察机关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2021年12月至2022年6月,被告人张某帆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先后租赁了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某厂房的二楼、三楼,用于生产及存放假冒华为、小米、OPPO、Infinix、Realme品牌注册商标的手机套。期间,被告人张某帆先后雇用了被告人钟某秀、钟某杨等14人参与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手机套。其中,钟某秀协助张某帆跟进原材料的采购以及协调安排生产,钟某杨销售涉案假冒注册商标的手机套,罗某仙等12人参与车间生产。2022年6月21日,公安机关在涉案工厂当场起获假冒注册商标的手机套54096个,价值人民币200155元。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2023年6月16日,经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禅城区检察院”)受理了由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侦查终结的张某帆等15人假冒注册商标案。在案件办理期间,禅城区检察院重点开展了以下工作:一是严格区分15名犯罪嫌疑人的罪责。受理该案后,禅城区检察院对在案15名犯罪嫌疑人的地位作用、非法获利、认罪态度等因素逐一分析,全面审查,准确评价各犯罪嫌疑人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对实际经营者张某帆及主要管理者钟某秀、销售员钟某杨依法提起公诉,对犯罪情节轻微,工作时间较短的包装工人欧某珍等2人作出绝对不起诉处理,对领取固定工资的普通车间员工罗某仙等10人作出相对不起诉处理。二是积极探索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办理期间,被侵权企业深圳传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诉求后,办案检察官多次听取被侵权企业诉讼代理人意见,与法院积极沟通协调,最终就探索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达成共识,促成刑附民诉讼程序顺利启动。三是充分释法说理,促成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又认赔。了解到被侵权企业多次与犯罪嫌疑人沟通均未获得赔偿的情况后,在推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适用的同时,办案检察官充分释法说理,推进认罪认罚工作,引导犯罪嫌疑人赔偿损失。最终在庭上,三名被告人均认罪认罚,并对被侵权企业提出的诉请当庭表示愿意赔偿。宣判当日,对于被侵权企业110740元的赔偿请求,3名被告人主动全部履行。

2024年3月15日,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采纳禅城区检察院指控罪名及量刑建议,依法判处张某帆等3人有期徒刑三年至十个月不等、缓刑四年至一年不等,并处罚金。同时,支持了被侵权企业110740元的赔偿请求。

【典型意义】

刑民一体,降低成本高效维权。知识产权案件中,被侵权企业通常面临维权周期长、成本高、获赔少的困境。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程序适用后,通过刑民一体审判,高效获赔,有效降低被侵权企业的维权成本。本案是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知识产权检察工作的意见》的具体实践,一体化解决了知识产权案件刑事责任、民事责任问题,更好地维护了知识产权权利人的权益,对后续相关案件的办理提供有效借鉴。

强化证据审查,准确区分罪责。在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中,对犯罪数额等事实的认定,需强化对客观书证及电子数据的收集及审查,为案件顺利移送审查起诉筑牢证据基础。秉持客观公正立场,准确区分罪责,对主要涉案人员依法提起公诉,对犯罪情节轻微的依法作不起诉处理,切实落实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

能动履职,切实维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合法权益。落实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权利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制度,引导权利人实质性参与诉讼,注重回应权利人合理诉求。推进认罪认罚工作,促进犯罪嫌疑人主动退赔,及时履行附带民事诉讼所判处的赔偿义务,帮助权利人有效弥补经济损失。通过多维度能动履职,切实保障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提升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质效。


三、江苏省宿迁市-卢某、许某等4人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

【案例来源】宿迁市检察院知识产权保护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2020年3月至2023年1月,被告人卢某在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授权的情况下,为谋取非法利益,从他人处购买二手华为光猫对外销售,非法经营数额合计234万余元,其间,被告人许某明知卢某生产假冒的华为牌光猫,仍多次购入并对外销售,销售金额合计183万余元。2022年5月至2023年1月,被告人刘某、吴某明知卢某生产假冒的华为牌光猫,仍从其处购入后各自销往境外。其中被告人刘某销售金额合计52.285万元,被告人吴某销售金额合计6.276万元。

【诉讼经过】

2024年4月,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判处卢某、许某、刘某、吴某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三年十个月不等刑罚。同时判处卢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114万余元。庭前许某、刘某、吴某与被害企业达成调解协议赔付80余万元。

【典型意义】

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傍名牌”“搭便车”等行为看似无伤大雅,但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行为,侵犯他人知识产权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破坏市场秩序,影响了我国科技创新环境和新质生产力发展。侵权行为不仅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情节严重的还需承担刑事责任。检察机关对侵犯知识产权的刑事犯罪依法严厉打击,并积极探索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综合履职模式,充分体现知识产权最严格保护,有效保障了企业合法权益,营造良好的创新发展环境。


四、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王某某假冒注册商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

【案例来源】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23年度十大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中财”“ZHONGCAI”“”“”“中财管道”均为浙江某管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某公司)的注册商标。2018年至2022年,被告人王某某未经授权,从邵某某、何某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处购买原材料,指使傅某某、肖某某、彭某某(均另案处理)生产假冒浙江某公司上述注册商标的dn20内螺纹直通、dn32三通等PPR管道配件。期间,被告人王某某又从袁某某(另案处理)处定制印有“中财管道”等商标标识的纸板箱、从肖某某(另案处理)处定制印有“中财”商标标识防伪码,并将上述生产的假冒中财系列注册商标PPR管件打包销售,非法经营数额共计623万余元,非法获利约50万元。

新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王某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向新昌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浙江某公司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王某某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裁判要旨】

新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王某某的行为侵害了浙江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浙江某公司关于判令王某某停止侵害,并以其违法所得50万元来确定赔偿数额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被告人王某某侵权主观恶意明显,情节严重,可以适用惩罚性赔偿。综合考虑销售时间、侵权数量、社会危害性等情节,对王某某适用1倍的惩罚性赔偿,并酌定维权合理费用1万元。综上,该院于2023年4月18日判决:被告人王某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被告人王某某立即停止侵害、赔偿浙江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1万元;扣押在案的侵权商品、生产模具等予以没收。

宣判后,各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提起抗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义】

本案系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在审理过程中,法院一方面坚持依法从严从快原则,根据被告人的非法经营数额,综合考虑其生产时间长、销售范围广、销售数量大等情节,依法对其作出刑事处罚;另一方面,允许权利人通过附带民事诉讼主张民事赔偿,并依法适用惩罚性赔偿,有效加大对被告人的经济制裁。本案判决彰显了法院全方位加大知识产权犯罪打击力度、维护权利人合法权益的决心,对今后审理类似案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是浙江法院推动知识产权“三合一”审判实质化运行、探索知识产权审判模式、优化审判资源配置的生动实践。


五、浙江省宁波市慈溪市-镭某有限公司、吴某某假冒注册商标案

【案例来源】宁波检察知识产权保护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吴某某于2007年入职大某激光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某公司),负责大某公司品牌设备销售、售后等业务。2013年以来,吴某某违反竞业禁止协议,成立被告单位慈溪市镭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镭某公司),从事与大某公司相同的业务,除生产、销售自主品牌的设备外,还未经大某公司授权,在其他品牌零部件组装的设备上使用大某公司的注册商标并销售给当地多家企业,销售金额合计人民币35万余元。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2022年8月,慈溪市公安局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对镭某公司、吴某某立案侦查,并于2023年7月10日移送慈溪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慈溪市院)审查起诉。审查起诉期间,慈溪市院着重做了以下工作:

一是综合开展引导侦查与自行补充侦查,依法打击侵权犯罪。针对涉案侵权产品来源不明,慈溪市院引导侦查机关进一步开展侦查,最终查明侵权设备系镭某公司自行生产,变更案件定性为假冒注册商标罪。案件审查过程中,检察官前往购买侵权产品的多家企业,通过查看涉案设备及采购文书、询问相关人员等发现定案关键线索,查证镭某公司以侵权设备冒充“定制设备”的作案手法。针对镭某公司在销售过程中真假混卖、价格随意的情况,慈溪市院根据销售时间、设备情况,认真甄别、精准认定犯罪金额。

二是一体推进诉前调解+附带民事诉讼,充分保障企业权益。受案后,检察机关及时通过邮寄、电话联系等方式,告知被害单位诉讼权利,并组织阅卷。检察官在准确认定事实的基础上开展诉前调解,充分释法说理,促成吴某某与大某公司达成赔偿谅解。大某公司对镭某公司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后,慈溪市院参与庭前调解,促使镭某公司承诺不再实施侵权行为,大某公司撤回民事诉讼,双方矛盾化解。

三是风险提示+书面检察建议,帮助企业堵塞漏洞。针对权利人在知识产权方面存在的技术风险、管理风险、法律风险,通过风险提示函、书面检察建议等形式,提出具体建议,帮助企业提升风险防范能力。

2024年1月23日,慈溪市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对镭某公司及吴某某提起公诉。同年2月6日,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镭某公司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判处吴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判决已生效。

【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在履职过程中,深化立体化、全方位的知识产权检察保护体系,提高知识产权综合司法保护质效。通过规范办案程序,推进知识产权权利人实质性参与刑事诉讼,提升办案透明度和权利人的参与感、获得感。结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促成合理赔偿,最大限度追赃挽损,注重修复受损的社会关系。通过制发检察建议等履职形式,助力企业堵漏建制,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六、浙江省宁波市余姚市-欧某、马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

【案例来源】宁波检察知识产权保护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2021年至2022年8月期间,欧某与马某在未取得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从他处定制、购买印有“格力”“美的”等注册商标标识的空调铭牌标贴、商标标贴,并在淘宝网上进行销售,合计销售上述标贴23万余套(涉及注册商标标识46万个以上),销售数额共计人民币32万余元。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2022年7月22日,余姚市公安局以涉嫌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对欧某、马某立案侦查,后以该罪名向余姚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余姚市院)移送审查起诉。期间,余姚市院着重围绕以下几方面开展相关工作:

一是依法全案审查,准确定性、定量。余姚市院在审查中发现,行为人并非单纯购买现成标贴并进行转售,存在向印刷公司提供具体标识的样式、规格进行定制并销售情形,而侦查机关仅评价其销售行为不够全面,应当认定为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更为准确。同时,因空调类标识较为特殊,存在室内机、室外机两部分组成及多标识组合使用情形,以室内机、室外机作为单独整体进行区分、评价,并结合电子数据筛选出异常订单和运费支出,准确认定具体标识数量。

二是探索证据共享,持续引导当事人和解。余姚市院依法保障权利人实质性参与刑事诉讼程序,及时审查并同意权利人为收集民事证据提出的阅卷申请,根据权利人诉求有针对性地提供相关证据的查阅、摘抄、复制等便利,实现刑民证据共享。同时,注重审查侵权人赔偿意愿、赔偿能力,在充分尊重双方当事人意愿前提下,同步推动双方进行诉前调解,引导权利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审判阶段,协同法院继续引导并促成双方达成和解。

2023年6月30日,余姚市院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分别对欧某、马某提起公诉,并支持“美的”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审判期间,双方达成和解后,权利人申请撤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同年9月11日,法院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分别判处欧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十五万元;判处马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十五万元。

【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对侵犯知识产权案件要进行全链条审查,针对不同犯罪行为作出全面评价,准确把握案件定性。同时,根据特定商品商标标贴的使用特点,准确界定“一份标识”,并深挖电子数据准确认定销售的各品牌标贴的具体数量及金额。案件办理中,要重视保障权利人实质性参与诉讼程序。一方面,可以探索“定制型”刑民证据共享模式,有针对性地向权利人提供证据查阅、摘抄等便利,确保其对案件关联部分全面了解,降低权利人维权成本、减轻诉累,同时保障其他注册商标权利人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在支持权利人依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同时,持续开展调解工作,推动当事人达成和解,实现案结事了人和。


七、河南省新乡市卫滨区-雷某、冷某侵犯著作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  

【案例来源】河南省高院发布2023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2021年7月至2022年8月之间,被告人雷某、冷某伙同焦某(另案处理)在未取得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在淘宝网上出售河南某贸易有限公司的《阿甘上岸说》等盗版网络课程。被告人雷某参与销售金额约47万余元,被告人冷某参与销售金额约10万余元。2022年8月18日,被告人雷某、冷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2022年9月24日被告人冷某的家属赔偿被害单位10万元,取得被害单位谅解。在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法院审理期间,河南某贸易有限公司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经该院主持调解,被告人雷某和河南某贸易有限公司达成调解协议,由被告人雷某一次性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河南某贸易有限公司支付赔偿款人民币15万元,河南某贸易有限公司对被告人雷某的行为表示谅解,后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  

【裁判结果】

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雷某、冷某犯侵犯著作权罪,鉴于二被告人系初犯、偶犯,并具有坦白、自愿认罪认罚并缴纳罚金、赔偿被害单位损失并取得谅解等从轻处罚情节,判处被告人雷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判处被告人冷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扣押作案工具手机6部、电脑主机5台、U盘1个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一审宣判后无抗诉、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义】

本案借助知识产权“三合一”审理机制的优势,将刑事部分审理查明的事实作为权利人提起民事赔偿的相关依据,减轻了权利人民事诉讼的举证负担;同时以保护被害单位为出发点,以实质性化解矛盾纠纷为目标,最终促成刑事附带民事部分调解成功。既提升了案件的审理质效,又在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从根源打击侵权行为上具有示范意义。


八、福建省-福建省检察院发布《福建省知识产权检察白皮书(2023年度)》和知识产权保护优秀案例


提及刑附民案件内容如下:

聚焦“严保护”,不断优化知识产权检察综合履职

坚持以改革思维破解难题,深入推进知识产权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四大检察”综合履职。一是持续做优知识产权刑事检察。聚焦有案不立、遗漏罪行等问题,监督侦查机关立案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27件,追捕追诉119人,同比上升108%。聚焦知识产权维权“周期长”“成本高”等问题,着力提升办案质效,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认罪认罚适用率达87%。聚焦审判活动监督,厦门检察机关对一起被判无罪案件,精准提出抗诉,二审改判有罪,进一步明确“商标使用行为”司法认定标准。二是持续做强知识产权民事行政检察。针对恶意诉讼等阻碍创新行为,部署开展惩治知识产权恶意诉讼专项监督活动,排查相关线索4761件,通过制发检察建议等方式规范商标注册和使用行为,全年共办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监督案件37件。积极探索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会同省法院召开研讨会,推动形成共识,全省提起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11件。

……


九、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侵犯中车公司商业秘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

【案例来源】湖南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23年度)及十大典型案例、十大优秀案例


【基本案情】

受害单位时代电子公司成立于1992年12月28日,主要从事控制用计算机及软件、养路机械电气控制系统等产品,系中车株洲研究所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被告人马某某、陈某某(已作不起诉处理)、向某、刘某、成某、漆某某等人曾长期担任时代电子公司的高管、技术研发人员,长期从事时代电子公司大型铁路养护机械打磨车、捣固车的研发工作,熟知时代电子公司的技术信息,与时代电子公司均签订了保密协议。其中马某某于1999年7月入职时代电子公司,先后参与并主导捣固车技术研发、打磨车技术研发,并先后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副总工程师,2017年6月离职时职位为A2级别。2018年,马某某以5万元的价格购买了长沙瀚鹏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实际控制人,并先后聘请了陈某某、向某、刘某、成某、漆某某等原时代电子公司大型铁路养护机械打磨车、捣固车技术的高管、技术研发人员为核心来组建研发团队,研发涉案侵权产品包括捣固车控制系统配件B19键盘模块、捣固车数字量输入模块DI(软件部分)、打磨车控制系统(结构设计和控制算法),受害单位的相关技术在长沙瀚鹏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主要产品的研发过程中被不同程度地参考、使用,上述技术信息均具有非公知性,相关技术信息与被控侵权产品所包含的技术信息具有同一性,上述技术信息包含9个密点,经深圳市中衡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价值为人民币486万元。长沙瀚鹏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及马某某明知其研发团队实际普遍存在侵权行为,但始终采取漠视、放任、纵容的态度,导致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发生。

【裁判结果】

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长沙瀚鹏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侵害他人商业秘密,用于公司相关技术、产品研发,给权利人造成重大直接损失达486万元,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马某某作为长沙瀚鹏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法定代表人,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对其判处刑罚。对于两被告人的共同侵权行为,应判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对被告单位判处罚金,对被告人马某某判处了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并连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单位时代电子公司486万元,并以鉴定机构认定的侵权获利作为基数,判决惩罚性赔偿金1398万元。被告不服,提起上诉,株洲中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系人民法院严格保护轨道交通领域核心技术秘密的典型案例。该案对不正当获取他人核心技术秘密,并制造、销售同类技术产品,给权利人造成重大直接损失的被告单位、直接主管人员予以刑事制裁,并支持受害公司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对被告单位及其直接主管人员予以惩罚性赔偿,有力保护了权利人世界领先的轨道交通相关技术,为新质生产力发展保驾护航。


十、四川省达州市-董某某、舒某某、应某某、黄某某等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

【案例来源】四川省检察机关知识产权检察综合履职典型案(事)例


【基本案情】

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被告人董某某购入假冒的国窖1573、五粮液、茅台等白酒,通过物流低价销售给被告人舒某某、应某某等人。舒某某、应某某明知从董某某处购入的白酒系假冒高档白酒,仍通过各自经营的烟酒门店加价销售给他人。被告人黄某某从舒某某处低价购入假冒高档白酒后,又再次加价对外销售。经查明,四名被告人销售假冒高档白酒约150件,董某某销售金额为27万余元,舒某某销售金额为34万余元,黄某某销售金额为31万余元,应某某销售金额为8万余元。查获未销售的假冒高档白酒70件,货值24万余元。经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老窖公司”)、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鉴定,本案中被查获的白酒均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2021年1月31日,泸州老窖公司向达州市公安局通川区分局举报应某某销售假冒白酒,通川区公安分局受理案件并立案侦查,于2021年4月7日以舒某某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2021年9月2日以董某某、应某某、黄某某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向达州市通川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重点开展了以下工作:

一是强化引导侦查。检察机关深挖犯罪线索,引导侦查机关固定主观明知证据,全面查明涉案白酒来源、去向、市场价格等事实,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并就关键线索建议侦查机关加大追捕力度,陆续将董某某、黄某某、应某某抓获到案,并对该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予以追诉。

二是准确适用法律。对扣押在案的不同批次的白酒分别抽样取证,委托专门机构鉴定,查明是否含有有毒、有害成分,排除构成危害食品安全犯罪的可能性,为准确认定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提供有力的证据支撑。明确被告人销售金额后,综合考虑售假环节、非法获利金额、退赃退赔、认罪认罚等情节,提出精准的量刑建议。

三是在知识产权领域开展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泸州老窖公司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后,达州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达州市检察院)依据人民法院审理商标案件关于管辖的有关规定,协调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达州市中院)对该案开展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期间,检察机关切实减轻权利人诉累,为权利人查阅、复制案卷材料提供帮助,全程跟进民事赔偿。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泸州老窖公司已取得民事赔偿58万元。

2021年9月27日,达州市检察院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对董某某、舒某某、黄某某、应某某提起公诉。2021年12月27日,达州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被告人董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五万元;判处被告人舒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判处被告人黄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八万元;判处被告人应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同时判决被告人董某某赔偿泸州老窖公司经济损失五十万元,被告人舒某某赔偿三十九万元,禁止被告人黄某某、应某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酒类产品经营活动。

一审判决后,董某某、舒某某提出上诉。因舒某某在二审阶段认罪认罚,主动赔偿并获得权利人谅解,2024年1月5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舒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十七万五千元。

【典型意义】

(一)探索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有效提升权利人维权效率。检察机关能动履职,与法院共同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方式维护权利人合法权益,支持权利人合法诉求,化解社会矛盾,实现刑事法益、民事权益一体化保护。积极促成侵权人与权利人达成民事和解,缩短维权周期,降低维权成本,全面提升案件办理质效。

(二)充分发挥检察监督职能,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检察机关在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犯罪案件中主动作为,全面梳理研判案件事实证据,深挖犯罪线索,针对性地引导侦查机关取证,追捕追诉3名漏犯,对非法获利坚持应追尽追,依法严惩侵犯知识产权犯罪。

(三)开展不同诉讼阶段的认罪认罚工作,切实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本案二审期间,被告人舒某某表示愿意认罪认罚,并主动赔偿权利人损失。检察机关就该情况与法院积极沟通,充分保障被告人舒某某的诉讼权利,对其适用认罪认罚,确保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正确有效实施。


十一、辽宁省-被告人孙某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案

【案例来源】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23年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


【裁判要旨】

刑法意义上“相同的商标”,指与被假冒的注册商标完全相同,或者与被假冒的注册商标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足以对公众产生误导的商标,比对时应当执行比民事商标侵权中“隔离观察方法”更高的判断标准。除了需要对商品的名称进行比较外,还应当对案涉商品和权利人注册商标核定使用范围内的商品进行比较。被侵权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可以在法院主持下进行调解,被告人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达成调解并取得谅解,可以作为量刑的考虑情节。

【简要案情】

2022年2月16日,某市公安局在某市某仓库内发现5台假冒摇臂机床,床体上均使用了“案涉商标”。上述机床是由被告人孙某某于2021年11月未经商标专用权人的许可,非法制造并储存。根据标价计算,被扣押的侵权商品价值29万元。2022年2月17日某市公安局将孙某某传唤到案。案涉商标系核准注册商标,注册人经变更后为某机床公司,核定种类为第7类,包括钻床、镗床等,且在有效期内。案涉商标注册人受委托出具的报告书显示,在案扣押的上述假冒商品使用的商标标识均系假冒的注册商标。在诉讼过程中,某机床公司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法院认定,孙某某未经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同时,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调解,由孙某某赔偿某机床公司损失20万元。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刑事判决书已生效。

【典型意义】

某机床公司系全国生产规模最大的机床制造企业,其注册的多个商标作为企业历史积淀与传承的品牌代号,在行业内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以及巨大的商业价值。孙某某未经某机床公司的许可,使用案涉商标,侵犯了某机床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本案严惩假冒注册商标的违法行为,维护了传统制造企业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声誉,充分发挥了司法保护助力制造强国建设的积极作用。



-END-


汇编 | HARVESTING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委员会

编辑|陈丝华


保持热爱,共赴山海

敦和律所期待您的加入!

敦和律师事务所加盟请柬

Tel:020-38847887



广州总所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聚新街31号A座19楼01、02室

电话:020-38847887

邮箱:info@harvestinglaw.com

上海分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19号远东国际广场A座2001单元

电话:021-62260550

邮箱:Harvesting.Shanghai@harvestinglaw.com

敦和官方公众号